一.接引經過

我入門禪修快8年,剛上大一時,一日營的機緣而接觸禪,不過,我生性不喜歡參與團體活動;大學四年,只上過一次社課。此時,除了重要活動被學姐盧去禪學社幫忙,禪修對我來說,就是腳酸痛麻又要忙社團,對於宅女的我,只覺得學姐的熱情讓我充滿壓力。

至大四為止,那時吃了2年多的中、西藥治療我的睡眠障礙,始終沒有改善下,當學姐說服我「參加禪訓營可以調整身心哦!」我就被打動了。禪訓營回來後,內心的那種清涼與法喜,是前所未有過的感受啊!就算有這麼大的感動,仍然沒有動搖我的習性,就是固執。

畢業出社會後,也陸續跟著輔大禪學社到過板橋、新埔及館前會館共修, 師父親上的智慧、圓滿班、專修和精修班,我都有參一腳。不過 師父的開示,我幾乎左耳進右耳出,下課真是腦海空空啊!出席率不高的我,從來都是被動的接受學姐熱切的接引,不好意思拒絕的情況下,幾個禮拜去會館露臉一次,意興闌珊,是那時禪修的心得寫照。

        今年2月後,我的組長培維師兄說,今年要穩定來上課哦!我也良心發現拖了這麼久都沒進展,也該是改變的時候;加上我身體狀況越來越糟,與母親相處溝通不良也很疲憊,這種內外交迫下,我放棄固執穩定來上課囉!

 

二.身體的改變

以前禪定會感受到跳動、或身體發熱之類的,我覺得那是禪定正常的排毒現象,沒什麼大不了的。後來,長期坐姿不良坐著看書、打電腦,居然會坐骨神經痛(年紀輕輕),即使我會刮痧舒緩,但無法根治,我又沒看醫生,苦惱我12個月,後來有周一、二有固定來會館上課後,每次我可以從禪心輪接到強大的加持力,雖然無法入定,然而坐骨神經痛莫名奇妙好了,所以我感恩 師父的慈悲渡化我的身體眾生。

又有一次,我上班工作到一半,昏眩症發作,整個世界天旋地轉,很不舒服,提早下班去看醫生吃藥也沒有改善,當日有 師父的課我還是拖著身體來會館,沿途吐了三次。上課中我靠著椅背, 師父說開始禪定時,我都不敢閉上眼讓天旋地轉包圍我,我就一直看著 師父及世尊的眼睛,後來我昏眩症不藥而癒,精神氣色變好了,我非常感恩 師父,發現會館的磁場真的很好。

在禪修中,治好我一些病氣,同時也發現自己平常胸口很悶,坐姿習慣頭歪左邊,都是自我的習性使然。透過禪定、 師父上課的開示及師兄、師姐的回饋,檢視自己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。最重要的是,來會館禪定共修,能夠安頓我時常起伏不定的心靈,很慶幸我決定改變是對的。

 

三.心靈的改變

去年聽 師父開示「我們要孝順父母,否則就不要修行。」我也知道要孝順母親,以前常常因為個性、及意見不合就會和她吵架,甚至到今年初,經過主管開導下我才發現,長久以來母親會突然脾氣爆發到歇斯底里,是憂鬱症惹的禍!我和妹妹只覺得媽媽有時和別人的母親很不一樣,她明明是個虔誠的「日本佛教」信徒,性情卻沒有因為信仰而有所改變;每次和她吵架完,我依舊會順著母親的意思去做,可使她生氣難過另我很後悔,這樣的狀況重蹈覆轍、一再輪迴發生,而我無力去改變。

今年穩定到會館上課,清淨名色輪的同時,我反思如何去改善與母親的相處,如果我們自己對主管、對朋友、對同修都這麼有耐心,為何對我更是恩重如山的母親會感到不耐;加上在會館稍微翻閱過父母恩重難報經後,我感到非常汗顏。於是,我開始調整心思,秉持 師父開示「忍辱」要「當下」做到,我將父母親視為自己的主管,不論主管交待我什麼事,都會想辦法把它做好,我以同樣的心思回報父母親,不同的是,是懷著一顆無價、感恩心回報他們。往後,面臨衝突時,我學習放下自己的主觀看法,當下一定要忍辱,順著母親的意思去做,並且專注禪心輪及明色輪後,我更能將心比心站在她的立場為她想,圓滿她的需求,讓母親開心我也開心。

很感恩 師父的慈悲,及恩蓮師姐的輔導,及妤芬、書翩學姐、培維師兄的接引,尤其是小敏,即使被我罵過,這8年來依舊不離不棄,一直關心、接引我的靈性來修行印心佛法,我很感恩她。雖然我還不是很精進,禪定還做不進輪位中入定,但我會一直跟著 師父修行,改變自己,同時也可以接引我的親朋好友來修行正法,能夠一起解脫輪迴輪,感恩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新北市板橋禪修會館

ChanPanCh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